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二十六章 :包庇

作者:任瑾|发布时间:01-11 21:49|字数:3483

正当玥瑶和秋月沿着宫庭的墙院向前走去,大约走了将近半个时辰,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两个女人和一个男子的声音,玥瑶和秋月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借着宫里挂着的宫灯,仔细向前看时,这几人正是昭庆太嫔、嘉善太嫔和之前台上唱戏那名男旦戏子,三人正谈得十分亲切。

玥瑶和秋月在不远的地方站了许久,也不想去打扰,他们仍然说过不停。

就在这时,从后面又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,玥瑶和秋月回头一看。在仔细看时,说话的人正是僖妃和敬嫔。玥瑶眼看情况不妙,也不敢对二位太嫔喊出声来,只好冲了过去,将他们几人推到光线比较暗淡的地方。

就在样,五个人挤到一起,心里绷得十分的紧。

僖妃和敬嫔走了过来,站到离他们很近的地方,僖妃对敬嫔说道:“明明听见有男人和女人的声音,这么一下子全没了。”

敬嫔回答说道:“嫔妾也觉得奇怪,要不,您在此地守候,嫔妾现在就回去禀报皇后娘娘。”

僖妃望着黑黑乎乎的地方,对敬嫔说道:“你还是不要离开,本宫怕黑。”

紧接着,僖妃又朝着黑暗的地方大声说道:“出来,再不出来本宫就喊人了。”

为了不带来没必要的麻烦,玥瑶拉着秋月从黑暗的地方走了出来。

僖妃一看,走出来的人是玥瑶和侍女,于是就说道:“瑶常在!”

紧接着,僖妃又问道:“里面的男人是谁。”

僖妃这么一问,玥瑶急了,说起话来都是吞吞吐吐的,然后回答说道:“僖妃娘娘,哪里有什么男人。”

“你当本宫是聋子,本宫明明听到里面有男人的声音,快说。”

玥瑶打死也不承认有男子藏身在里面,僖妃就严肃的问秋月:“你的主子不说你来说,里面的人究竟是谁。”

秋月连忙跪到地上,苦苦哀求说道:“回僖妃娘娘,里面确实没有人。”

僖妃再次说道:“不说是吧!不说就等着明日皇后娘娘召见。”

到了天亮之后,皇后便将玥瑶召到坤宁宫,玥瑶被皇后罚跪在地上。

皇后问道:“你是招还是不招。”

玥瑶回答说道:“皇后娘娘,嫔妾并没有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怎么招。”

皇后说道:“你没做过见不得人的事,为何要躲到黑暗之处。是怕僖妃吃了你吗?本宫见你平时和僖妃撞面的时候,也没这样去躲藏过。”

皇后正说着,突然间,从外面传来喊声:“太后驾到。”

太后走了进来,众人连忙向她行礼。

众人从地上起来之后,皇后连忙对太后说道:“母后怎么亲自来了。”

仁宪太后回答说道:“宫里出了这等丢人的事,哀家总得过来看看。”

太后说着,又对身边的太监说道:“赵望田,去给哀家把昭庆和嘉善叫到坤宁宫来。”

皇后一听,问道:“母后,您为何要将两宫太嫔叫到臣妾宫里来。”

“你就别管,哀家自有哀家的道理。”

“母后,您要将她们叫来坤宁宫,总得先给臣妾一个理由。”

“你很想知道吗?皇后。”

“臣妾当然想知道。”

“倘若你想知道理由,那哀家告诉你。昨日夜深人静之时,她们两个连续几个时辰都不在场,那她们去了哪儿。”

“或许是两位太嫔喝多了,到别的地方醒酒去了。”

“她们两个当然是喝多了,而且喝得酩酊大醉,醉得连自己红杏出墙都不知道。”

“母后,这种话没有真凭实据,可不能乱说的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臣妾与母后连成一气。”

“你要真凭实据,哀家自会告诉你。自从那个戏子进宫,你就没看出她们两个的动态吗?哀家知道你怕连累,知道你没权利去管先帝的嫔妃,所以只能哀家亲自来管。”

顿时,坤宁宫的侍女从外面进来,向皇后禀报:“启禀皇后娘娘,宜嫔娘娘、敏嫔娘娘,还有平贵人和郭常在要求觐见。”

皇后一听,说道:“她们来做什么,你出去回话,说本宫不见。”

过了一阵子,出去回话的侍女又进来禀报:“几位主子说了,无论如何,她们都要觐见。”

就在坤宁宫的宫门外,敏嫔正在对宜嫔说道:“皇后不见我们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!回去另想法子。”

平贵人也说道:“我觉得敏嫔姐姐说的也有道理,皇后又不让进,一直站在外面也不是个办法,这样不但救不了玥瑶,反而还好连累她。”

宜嫔说道:“那你们认为,玥瑶是那样的人吗?”

敏嫔和平贵人分别回答说道:“当然不是了。”

宜嫔再次说道:“既然玥瑶不是这样的人,作为好姐妹,就要替她讨回公道。皇后平时也倒也不像个蛮不讲理的人,就是僖妃那贱货一直在她背后怂恿。”

宜嫔刚说完,平贵人就说道:“宜嫔姐姐说的没错,就是要找个机会,好好的给僖妃一点颜色看看。”

敏嫔再三说道:“她是皇后的妹妹,如今有皇后护着她,我们平时连顶都不敢顶撞她一句,更别说能动得了她一根汗毛了。”

平贵人也再次说道:“我们不敢顶撞她,不等于连宜嫔姐姐你也不敢顶撞她,宜嫔姐姐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嫔,平时要什么,皇上照给不误。”

过了一阵子,宜嫔又说道:“僖妃总是想要刁难我们的人,我们也不要放过她的人,她想从玥瑶下手,咱们就找机会从安嫔、敬嫔和端嫔下手。”

敏嫔没有同意宜嫔的意见,平贵人倒是很赞同宜嫔的说法。

在坤宁宫里,太后正在对皇后说道:“她们几个赶不走,就让进来吧!”

宜嫔等人刚进坤宁宫不久,佟贵妃、荣嫔、惠嫔、僖嫔、一行人也来了。

再过一阵子,僖妃、敬嫔、端嫔、安嫔也纷纷而来,只有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迟迟未到。

这时候,僖妃那边的安嫔先开口说道:“瑶常在平日里看起来倒是沉默寡言,做起事来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哦!”

平贵人抢着说道:“瑶常在什么都没做过,安嫔姐姐何出此言。”

僖妃那边的端嫔立刻就接上一句:“果真是姐妹情深奥,妹妹有难,姐姐就立刻挺身而出。是不是前皇后走了,平贵人不找些姐妹,总觉得寂寞难耐。”

敏嫔平时话也不多,不过,现在也说上一句:“在后宫里,姐妹多了自然是好,安嫔不是也有好几个姐妹吗?前皇后都已经走了多年,安嫔何必再提。”

僖妃那边的敬嫔也凑上前说道:“还说敏嫔姐姐与世无争呢!今天倒也说了起来。”

宜嫔人快,嘴更快,立刻就接过敬嫔的话:“敏嫔姐姐是与世无争,像与世无争的人都已经看不下的事,能站出来说一两句,想必对方一定是做得太过分。”

僖妃接了宜嫔的话:“倘若捉贼也算过分,那大清何必还定什么宫规。”

玥瑶抢过僖妃的话题,说道:“僖妃娘娘这是什么话,嫔妾一不偷二不抢,为何要说嫔妾是贼。”

僖妃回答说道:“深更半夜的偷男人,都已经偷到宫院里去了,还不算贼那算什么,这种贼要比一般的贼可怕多了。”

宜嫔直冲着僖妃,说道:“倘若瑶常在出去透透气也算是去做贼,那嫔妾敢问一句,僖妃娘娘当时出去,又是去做什么呢!那不也是跟着去做贼吗?”

僖妃急忙回答说道:“本宫那是去抓贼。”

宜嫔再次说道:“那瑶常在她当时也是去抓贼。你当时不是已经审问过她的侍女了吗?她们是碰到了贼,怕被贼伤到身子,才准备躲到大树底下去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什么我,难道嫔妾说得不对吗?”

就在宜嫔和僖妃斗得最激烈的时候,佟贵妃突然打着哈欠,问她身边的惠嫔:“已经唱到那一出了。”

惠嫔回答说道:“娘娘,好像唱到了窦娥冤。”

顿时,皇后便将目光扫向佟贵妃,口里还说道:“你还真会懂得享受人生,知道什么时候该来,知道什么时候不该来。”

佟贵妃回答说道:“臣妾又怎么了,来看看不行?来看看如今的皇后,是怎么管理后宫的。”

皇后一时没有回答上来,倒是僖妃替皇后说了:“皇后再管得怎么样,那也是皇后自己的事,太后都不急,贵妃娘娘您急什么。”

佟贵妃被僖妃说到无话回答,奔上前来想给僖妃一个耳光,这一个耳光,佟贵妃已经是忍耐过一次的。

僖妃见事不妙,就向后推了一步。

宜嫔看见僖妃正退过来,故意斜着身子倒上前去,故意让僖妃撞到她,接着立刻就趴在地上,大喊大叫:“僖妃娘娘,您这是怎么了,您再发怒也不能撞嫔妾呀!”

僖妃急忙回答:“是贵妃娘娘推本宫的。”

皇后将目光注视着宜嫔,大声说道:“你赶快给本宫起来。”

宜嫔回答皇后说道:“嫔妾怕是起不来了,嫔妾可是有孕在身,怕是已经不行了。僖妃娘娘,您就算不为嫔妾着想,也要为皇嗣着想呀!”

郭常在是宜嫔的亲妹妹,此时,她还以为宜嫔真的有了身孕,就弯下腰,想伸手去扶起宜嫔,宜嫔一边推开她的手,一边说道:“你不要碰我,我已经不行了,还不快去通知皇上。”

郭常在看着宜嫔的样子,急忙大声对皇后说道:“皇后娘娘,宜嫔娘娘快不行了。”

皇后对郭常在说道:“别理她。”

紧接着,皇后又将话题指向宜嫔,大声说道:“宜嫔你赶快给本宫起来。”

一旁的仁宪太后不想再看下去了,大声招呼她的顺便:“回宫。”

仁宪太后回到她的宫中,立刻就派人将昭庆和嘉善唤来,十分严肃地对二人说道:“自己到坤宁宫去看看,去看看你们两个做的好事。”

这时,两位太嫔跪到地上,昭庆太嫔哀求说道:“太后,您就放过嫔妾们吧!嫔妾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嘉善太嫔也跟着说道:“嫔妾也不敢了。您就饶恕嫔妾们吧!”

仁宪太后回答说道:“哀家倒想饶恕你们,可大清的规矩不饶恕你们,你们自己到列祖列宗的面前去忏悔吧!”

两位太嫔顿时放声哭着,叫道:“太后,太后。”

就这样,两位太嫔被侍卫拖出了仁宪太后的寝宫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康熙嫔妃传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