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38章 爱的海枯石烂

作者:雅雅|发布时间:05-18 10:35|字数:2059

慕安呆了半晌,才意识到是这男人又恶劣了。

深知这男人对她是没什么兴趣的,怎么突然又撩开她了?

想着想着,慕安忽然一愣,轻轻巧巧的笑了起来,手爬上男人的脸,恍然大悟的道:“原来傅先生喜欢玩这种调调,乖,可是今天我还有事,改天再调。”

听说有些有钱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什么怪癖,到了傅向深这种只手遮天的地步,有这样哪样的怪癖也没什么。

何况,这只是寻常调了下情。

闻言,傅向深的脸沉了一分,“要走?”

“舍不得?”慕安弯唇,露出一小节洁白整齐的牙齿,看起来狡黠的很。

傅向深眯起眼,扯唇笑了下,“要拒绝刚才怎么不拒绝,反倒这会儿没人了跟我闹,慕安……我看你还真是就在我面前嚣张。”

分明是温柔的语气,慕安却听出来慵懒和你敢走试试。

慕安咬了咬唇,鼓起腮帮,“傅先生,你不许欺负我,我是真的有事。”很委屈很委屈的样子,“要不我办完事再回来?”

傅向深冷笑一声,这女人越发得寸进尺了,“你倒是说说看,有什么事比我重要?”

言外之意,对她来讲得到他是最重要的,比起得到任何事都重要。

这种淡淡的语气,很符合他倨傲的性格和长居高位的身份。

慕安还是蛮佩服傅向深能把这么深情的陈述的这么理所当然,傅先生……向来不需要用威胁的手段就能让你折服。

“可是傅先生,你这样讲会让我误会。”慕安巴巴的望着他,柔软无骨的手指从他脸上离开,落在他捏着她的手臂上,轻轻扫着。

傅向深讳莫如深的扫了眼手臂上不安分的手指,这女人在别人面前那是相当要脸儿,在他面前一向没脸没皮。

女人都这样的么?

“误会什么?”他淡淡的问。

“误会你对我有那么点……意思。”慕安如实的说着。

傅向深敛眸看她,脸色如常的陈述:“我的确对你有那么点意思。”

慕安一怔,讶异的张了张嘴。

男人面色不改的继续淡淡的道:“这个理由足以让你留下来?”

慕安抿了下唇,几秒钟才开口:“我不明白。”

然后,她看到傅向深无声的笑了下,淡淡的说:“男人对女人那点心思,没什么明不明白的,你要是不明白,一开始也不往我身上爬。”

慕安听谁说过,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没感情的女人有了兴趣,要么想睡她,要么是没睡够。

显然,他们属于后者。

一场关系里,女人更注重心灵上的满足,男人更注重床上的质量。

慕安忽然心中一动,也是因为弯腰时间太长,她勾住男人的脖子,软趴趴的爬进他怀里,轻声耳语的呼着热气:“我保证,晚上躺在你床上,这样好不好?”

腰间,陡然被紧箍住,头顶传来男人低沉轻慢而又威胁力十足的话:

“晚上见不到你,慕安,你就完了。”

————

傅向深让司机送她,她直接到了公寓,对司机道谢后直奔公寓里。

公寓门是虚掩着的,她推门直接进去。

入目,是男人欣长挺拔的身影,站在落地窗前,背对着她。

窗子朝阳,公寓内没有开灯,一室昏暗被刺眼的阳光照的烟雾朦胧。

云少宁刚好坐在沙发上,烦躁的也在抽烟,抬了抬头,看到慕安,站了起来。

“安安你来了。”

慕安朝云少宁点了下头,抬手开了主光源,一室亮堂。

她走进去,把包甩在沙发上,挺直脊背,语调凉凉的笑,“稀客,谭总大驾光临,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。”

窗前的人转过身,脸庞线条棱角分明,带着些比混血还有味道的五官,阴寒的眸色暗暗的转过来,“听说你要住这里。”

慕安嗤笑,“怎么,有意见?”

男人抬起夹着烟的手,抽了一口,“我的房,你问我有没有意见?”

“以后的房租我会交,你趁早办了退房手续,大家都好。”

“如果我不呢?”男人吐出一口烟,不咸不淡中透着一股寒意。

慕安抱着手臂,朝男人走了几步,唇边是散之不尽的讥讽,“谭莫司,你不会是还想留着这个地方等她回来吧……你不像是这么深情的人啊。”慕安收起笑容,“不是你甩她一巴掌让她滚?”

谭莫司拧了拧眉,按灭了烟,拿起挂在沙发背上的外套,淡淡的:“与你无关,这个房子你想住便住吧,我不会退房。”

慕安扬眉,笑,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哪个大款包了。”

谭莫司没看她,“她若回来,通知我。”

男人提步走,留下慕安淡凉的语调:“她性子那么烈,指不定自杀死在外面不回来了,做了什么孤魂野鬼。”

谭莫司背影顿了顿,没做停留。

慕安顺手关上了门,转身,看到云少宁还在闷闷的抽烟,一张小白脸上烟雾缭绕的,跟他气质很不符。

“行了。”慕安捏过他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,“我刚才那么说,就是气谭莫司,你别当真。”

云少宁抬起脸,“那个死丫头死在外面就好了,省的回来气死我。”

慕安叹了口气,“你俩死谁我都伤心,好了别矫情了,在谭莫司后悔前赶紧帮我搬家。”

然后,是云少宁沙哑的声音,“安安,你说,她要是真想不开……”

“不会的。”慕安安慰他,“微微她跟我说过,她爱谭莫司海枯石烂,哪天真想死了,也要拉上他垫背。”

云少宁,“你是在安慰我?”

“至少你知道她不会死。”

…………

慕安到底是当天搬了家,回到慕家收拾东西的时候,慕宗明特意把给她买来的车提了回来。

红色保时捷。

冯惠兰上演了一场母女别离当场洒泪的大戏,然后便约了人打麻将走了。

此时,慕安正在把她的那些日记和小物件小心的装起来,慕芸菲路过慕安的房间,没有关门,她就进去了。

慕安收回好东西,让人提下去,转身看到了慕芸菲。

她没想打招呼,就想绕过,慕芸菲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姐,你就这么容不下我非要搬出去?”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豪门小甜妻:霸道傅少别傲娇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