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42章 联盟太子

作者:令狐千血|发布时间:05-17 07:19|字数:2322

夙月还没走出将军府大门,欧阳枫便先来邀约她了,两人相聚在云莱楼一层。

令夙月惊奇的是,云莱楼客满为患,但是她上一次坐的靠窗位置,居然还是空着的,上面整洁如初,一点也不像是刚擦干净的桌子,连水渍都没有。

店小二一看到夙月,登时眼睛一亮。

见她身边站着欧阳枫,小二微不可查的愣了一下,很快恢复如常。

毛巾搭在肩膀上,笑眯眯的指引着夙月坐到那个空位子上去。

后面排队等候的客人们怨气连连。

但这云莱楼背景雄厚,搞不好就是皇家的产业,谁也不敢在这里放肆的大喊大叫,只好忍着,幽怨的看着已经坐上去的夙月。

只是……

“那,那是不是太子?”

一个客人小声的对着旁边的人低语,暗戳戳的伸手指了指夙月对面坐着,眉目含笑,让人如沐春风的欧阳枫。

另一个人僵硬的点头。

客栈的人众多。

两人又没有刻意隐蔽什么,自然而然,所有人都看得真真切切,但也只能和身边的人用惊恐诧异的眼神交流一番。

当面议论太子,他们可真没那么大胆!

菜很快上齐了。

夙月扫了一眼,都是她那天吃的比较多的菜系,正准备动筷子,店小二忽然端着一大碗汤过来:“这是我们老板赠送给二位的!”

夙月挑了挑眉。

这汤她很爱喝,上次吃饭百里沧澜介绍说,这个汤不算热门,但是味道淡雅回味无穷,唇齿留香,但夙月就是莫名的喜欢这个味道,没想到这个小二居然赠送了这个。

她开心的盛了一碗,然后看着欧阳枫,想着既然要用他来保护将军府,自然不能有隔阂,立刻主动解释了一句:“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上画舫。”

这一句话内容并不多。

却是在一瞬间,清空了欧阳枫心中所有的怨怼。

他忍不住笑了笑,温和的看着夙月:“无妨,恰巧我临时有些事,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一声,便不得不先行一步,还望你不要怪罪我的不妥当才是。”

“不会。”夙月笑盈盈的接下,而后直奔主题:“枫叶林里面那些人,有头绪了吗?到底是谁?真的是你师傅得罪的人?”

她的语气十分自然。

就好像是朋友之间十分正常的关心似的。

欧阳枫轻笑了一下,眼神中带着几分嘲弄:“不是我在青云轩的敌人,想必是皇都的,那人手段利落,做的很干净,完全没留下半点蛛丝马迹。”

“你刚回来,总不至于得罪什么人。”夙月吃的嘴里鼓鼓的。

欧阳枫沉默了一会儿,像是在思量着什么。

夙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筷子戳着米饭:“我们可以换个方向想一下,倘若你死了,最大的受益人,是谁?”

她看到欧阳枫瞳孔缩了一下。

想必,和夙月想到一块儿去了。

不过欧阳枫自然也是不傻的,他抬起头,目光平平的看着夙月,瞳孔深处却带着警惕:“夙月,你为什么要这样?要和我说这些?”

夙月笑了笑。

“你和我想的是同一个人吧,欧阳禹?”

欧阳枫没说话,盯着夙月,像是在等待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。

夙月干脆放下了碗筷,喝了一口汤润润嗓子。

然后,才开口:“这些年你不在,可能不清楚,欧阳禹看我不顺眼,处处打压我,敌人的敌人,那就是朋友,他看我不顺眼,我自然也看他不顺眼。”

“不过……”夙月说完,又皱起眉头,一脸不理解:“最近欧阳禹又开始对我好起来了,以前他对我好,我爹都差点想把我嫁给他,但是自从小叔受伤,他就不理会我了,也不知道现在突然又这样,到底是为什么。”

她说的已经够明白了。

欧阳禹讨好将军的女儿,还能是为了什么?

欧阳枫的脸色也莫名的有几分难看,抬眸看着夙月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“大概就在你回来那天。”

欧阳枫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,骨节泛白,显然用了很大的力气。

呵……

欧阳禹。

看来,他是当真惦记这个太子之位,惦记的如痴如狂了,有一个丞相府不够,现在连将军府也准备一并纳入麾下。

一个将军府,一个丞相府,倘若都成了他的党羽。

那么太子,还剩下什么了?

到时候这西琼,不就是他欧阳禹的天下了?

他回来以后,从不曾针对于任何人,可一刀一枪却全都往他身上戳过来了!

手骨咯咯作响,欧阳枫几乎用尽全力忍住,才没有把手里的筷子给折断。

夙月状似没看到的样子,低下头叹了口气:“我准备出门一阵子,不知道几天才能回来,也不知道欧阳禹那个卑鄙小人,会不会陷害我爹,每天都让我忧心忡忡的,现在我发现,如今这西琼,你是我唯一能信得过的人了。”

闷闷的声音,打断了欧阳枫的思绪。

最后那一句话,让他猛地抬起了头,震惊的看着夙月。

“唯一,能信得过的人?”

注意到欧阳枫语气里的颤抖,夙月点头。

“虽然你才回来不久,不过你可比欧阳禹那个卑鄙小人好得多,我和我爹,都更希望未来是你登上皇位,只是现在欧阳禹太过分了!”

欧阳枫眯了眯眼。

这么说,现在将军府,还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?

倘若这样,那么夙月的顾虑,当真是没错的。

他看不惯欧阳禹,再加上今日夙月所说的这一切,欧阳枫便愈发的对欧阳禹不满:“这天下,若是落到欧阳禹手中,百姓不知道要面临怎样的未来。”

夙月嘴角一抽。

然后点头。

欧阳枫没注意到夙月的表情,他沉思了一会儿,郑重其事的道:“你不在的日子,我会替你守护好你的家人。”

夙月毫不含糊的点头收网。

……

如今将欧阳枫以及欧阳禹之间的矛盾,拉到了明面上,夙月也便不担心欧阳禹会对将军府不利了,至少欧阳枫身为太子,欧阳禹还是不敢当面造次。

且……

欧阳枫心中,将军府是一棵大树。

欧阳禹有丞相,欧阳枫必须要抱紧这棵大树,才会不被击垮。

再加上夙月直白的在欧阳枫面前,毫无顾忌的说起欧阳禹的不好,更加让欧阳枫坚定了夙月对他的真诚之心。

心中所担心的事情都处理好了,夙月很快就到了夙违那边,简明扼要的表述了一番自己准备出门的事情。

夙违这才知道,明月的身体居然这么不好。

有些诧异于夙月的改变。

但终究更多的,还是欣慰和安心。

至少这妮子,未来能保护好自己,就算他们死,也都安心。

当然……

还是被骂了几句小兔崽子,不过好在同意了,唠唠叨叨的和丁宁君嘱咐了一番,又准备些盘缠,才放夙月回自己的闺房。

夙月松了口气。

她刚一踏进房内,忽然一顿。

窗边,一抹高大的身影负手而立,几乎和夜色,融为一体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兽妃在上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