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六十三章 又丢下她

作者:乙阪|发布时间:10-10 11:49|字数:2021

闭着眼睛,她听到各种嘈杂声,可是她没有意识想要睁开眼,本来环着凌幼滨脖子的手耷拉了下来。

阿念,我就是不想你有事。

急诊的灯一灭,唐棠凑上前去,听到医生的话她腿一软,坐在地上。

她没有闹,没有怪宁欢,没有怪凌幼滨,被凌幼深扶到椅子上,失魂落魄,像一潭死水,动也不动。

宁欢没有大碍,在场的人除了凌幼滨其他人依旧不知道她怀孕的事。

唐凌的葬礼,宁欢磨了凌幼滨好久,他一直没同意。

“你去干什么?离那种不安好心的远一点!”

“可她救了我……”

“可是她害了你无数次,一切都是她自作孽不可活!”

“她人都没了,我也不想计较之前的小事了。”

“小事?!”一切矛头都指向那个不可饶恕的人,他应该告诉她这次的车祸本就是唐凌收买司机要她的命吗?

若不是他出现……倒在血泊中的就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。

“姐,按我说的做了吗?葬礼都布置好了吗?”

“都布置好了,可是颂颂……你真的下了决心离开了吗?”

电话那头的人换了口气,“或许……会是更好的遇见呢?爸那边……先瞒着吧,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和他见面。”

“好好照顾自己,姐能帮你的不多。”

最好的脱身办法,她后悔了,后悔她答应凌幼深的事,后悔做了那么多伤害他的事,一切都随着离开而消散吧。只有这样,凌幼深才能放过她,他对她的恨才会终止到这里。

阿念,错误的开始是因为你,中止也是为了你。

曾经那个想要离开的地方,她又要回去了。

车祸案草草了结,唐阔一时无法接受唐凌的死,几天不见,头发花白。

唐棠多少次忍不住想要告诉他,纠结着。

一直有人用这样一个比喻

说你的人生是一辆飞驰的列车

遇到的人们都是乘客

时有人登上来

他们又总会下车

所以要准备好

准备分秒的满心欢喜

迎接每张崭新面孔

准备时刻的承受打击

告别每份深浅感情

从没用过这个比喻

既不觉贴切,也不喜情感

不愿想有人注定离开

不相信分离再无相遇

意识里的和不觉间的

一个一个人走了

不知道会不会回来

想起边城

“也许明天回来”

假装,结尾只这一句

用力挤起眼睛,关住泪水

用力扬起嘴角,吞下呜咽

用力伸出双手,忍住颤抖

宁欢肚子里的孩子平安无事,一命换两命。现在还没有显怀,小腹平平。

凌幼滨正在找凌幼深的把柄,发现水是越来越深。他有些后怕,毕竟现在的他不是一个人,他还有宁欢,和他们的孩子。

那份股权转让也要有个合适的名义了。

周五中午,凌幼滨来了电话,让宁欢打扮的漂亮一点,带上证件,司机在楼下等着。

“户口本带了吗?”

“带了!”宁欢看着民政局的门,有一丝丝紧张,她终于要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了。

坐下来正要办理手续,凌幼滨接到一个电话,脸色由先前的喜悦骤变成如同乌云密布。

“把东西先收起来,你先回家,有急事。”

拿起手机,不知道给什么人打电话,着急地就走了。又丢下她一个人,还在民政局,多尴尬,像是没人要,他反悔了似的。

宁欢拎着包逃也似的离开了,出来后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还是很堵的慌。

去唐婧柔和冯璐的公寓里,钥匙她还留着,昨天网上聊天还说有空回去。上学的时候,她们经常在一起吃火锅,她买了材料煮好等她们回来。

“哇塞!欢儿,你这……给我们的惊喜吗?”

“对啊,我来送温暖。”

唐婧柔换了鞋就用筷子挑了一块肉吃,“拉倒吧你可,是不是那个凌幼滨欺负你了。我这几天怎么没在公司里见到你?”

“我在家里待着。”

“噢,金屋藏娇啊。”

以前她开玩笑,宁欢都会反过来开唐婧柔的玩笑,现在她无动于衷。

“不对啊,欢儿,你这是怎么的啦?”

冯璐也凑上前,“我进门就发现你不对劲了。”

宁欢没好气,“今天下午去领证,他有事走了。”

“那最后没领成吗?”

“这不是废话嘛,当然没领。这能忍的了?虽然他是我上司,我还是要说他,怎么能这样,多尴尬。”

宁欢耷拉着个脑袋,“对啊,我当时超级尴尬,已经坐下来要办手续……”

说着,凌幼滨的电话打来,唐婧柔一把抢了过来,“我替你接。”

“喂,凌总啊,欢儿在我这,她睡着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。您有要紧事吗?”唐婧柔一口气说完,差点没背过气。

“没要紧事,让她睡吧,醒了回家就行,打电话给我,我去接她。”

“哦哦,好好,凌总再见。”

挂了电话,“行了,欢儿,安心在这儿待着,怎么能轻易回去。”

冯璐也应和道,“对对对,不能这么回去,来,吃火锅。”

和她们待在一起,那些不开心烟消云散。

唐婧柔夹了块放到宁欢碗里,“吃!忘掉不开心。”

宁欢看着反胃,摆手拒绝,“我不吃肉最近。”

唐婧柔半开玩笑的说,“咋的,有了?”

宁欢嗯了一声差点没让她嘴里的肉呛死,“我就开个玩笑,真有了?”

“嗯,骗你干嘛。”

冯璐,“那赶紧把证领了,可不能拖了。”

唐婧柔瞪了她一眼,粗声道,“吃!”

吃饱了她们硬是不让她收拾,宁欢看了十分钟电视就眼皮打架,窝在沙发上睡了。

冯璐挪了下椅子,宁欢突然醒了。看了眼表,“这么晚了,我要么回去吧。”

唐婧柔又啃了个梨,“不能怂,回去干嘛,这有你睡的地方,我们可不能虐待孕妇。”

“好吧,反正我不想回去看见他。”

“在这陪我们说说话。”

等了很久,张妈说宁欢还没有回来。凌幼滨从医院出来去接宁欢,看到楼上的灯突然灭了,她大概是不想回了。

今天确实是他的错,可是另一边的情况更加危险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寒冷的密码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